新赣州房产网 >> 资讯中心 >> 国内房产要闻 >> 正文

2020买房故事丨疫情时代,艰难的一线城市上车路

发布更新时间:2020/6/30 9:28:18 浏览次数: 文章来源:地产情报站 手机阅览本文

  疫情宅在家的时候,可能很多人都考虑过换房子。

  一线城市房价太高,所以留给大部分人的选择并不算多,老破小升值空间不大,期房等待的时间太长,家长永远在执着学区房。

 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,你家念的买房经,是哪一册?

  北京·疫情之前我买了房

  01

  我在北京当了七八年的销售,练就了三寸不烂之舌,但在买房过程中,我发现并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因为我买的是期房。

  此前,我的社保曾经断缴过一段时间,由于当时没想在北京买房,所以自觉问题不大,也就没太在意。

  但买房这个事就跟六月的天一样,让人捉摸不透,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有一天突然就想买房了。等我2017年想买房时,才意识到自己没有购房资格。

  那年的北京楼市涨势汹汹,但我的心情无法美丽。

  到了2019年,我终于有了购房资格,但当时北京的房价已经坐了一波过山车,我在买与不买之间反复横跳,最终在2019年底下定决心,开始看房。

  那时我才意识到北京真的好大,走到脚都磨出水泡来了,着实煎熬。但更煎熬的是,我都累成这样了,也没有看到合眼缘的房子。

  东五环外的老破小,便宜也没便宜到哪儿去,破是真的破,周遭还有一大片空地在施工,院子里连个路灯都没有,一路幽暗曲折。我晚上去看房,房子里还有租客。进去一看,户型简直奇葩,进门就是厕所,两个卧室的位置坐落南北,中间有一条廊道,摆了张桌子——中介跟我说,那是客厅。

  我落荒而逃,觉得自己实在没必要为了上车去买这样的房子。真要是住进去了,我可能连家都不想回了。

  回到租来的家里,我再次思考起自己想要买什么样的房子,对房子又有什么需求。最后得出的结论是:我想要新房。

  02

  带着非新房不买的信念,我开始密集探访北京各个售楼处。2020年1月,我终于在大兴上了车。

  那是一个标准的一居室,一室一厅,61平米,也不存在什么户型方不方正的问题。

  去签合同那天,地铁挤得水泄不通,不少提前回家过年的人拎着行李箱行色匆忙。购房合同签得很顺利,1月15日,银行的贷款就下发了。收到银行短信时,我意识到自己要开始漫长的还贷之路了。

  然而比还贷来得更早的,是新冠疫情。因为工作和买房的缘故,我最后没能回家。2020年的春节,我是在电脑前度过的。

  疫情期间,我跟朋友分享自己的买房故事,重点夸大了我在老破小受到的震撼,以此来衬托我购买期房的英明。没想到这位朋友沉默了一会儿,问了我一个风马牛不相干的问题:“你现在还是租房住?”

  我不明所以地答:“是啊。”

  “……那你的钱还能周转得过来吗?”

  我当时信誓旦旦地表示没问题,我口袋里面留了十万块钱,起码能撑半年,而且我手里头还有几只基金,实在不行就卖了。结果没想到,一个月后我就被狠狠地打脸了。

  首先是确诊人数不断攀升,复工时间不断延迟,2月工资发下来的时候,只有6600元出头,还是底薪加提成,我意识到3月的工资可能会更少,因为我整个2月都在家。而且房租也该交了,三个月房租15000元。接着,银行的短信也来了,提醒我要在20号之前还房贷,本额等金,当月还款13529.4元。

  再加上衣食花销和护肤品,我准备的钱不知道能抵几个月。

  接踵而来的是时代的大浪,美股熔断,我手里的几只基金跌到了底,短短几天本金都搭进去了三分之一,行情没有跌宕起伏,而是一直在跌。

  3月的日子太难受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
  最难受的时候,开始后悔不迭,后悔自己干嘛要急在一时之间买房,现在房子不仅住不进去,每个月还得背上房贷、房租和生活费,我这是何苦呢?

  开弓没有回头箭,买了的房子不能退回去,花了的钱也不能要不回来。

  3月底,心里没底的我找父母借了5万块钱。

  03

  4月,我终于复工了,虽然销售的行情肯定没有疫情之前好,但总好过在家里闲坐着拿那一点儿聊胜于无的底薪。

  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,虽然我在竭力控制生活成本支出,但效果并没有想象的明显,我也很难过回刚来北京时的节俭生活,于是只有在工作上越发卖力,精神非常疲惫。

  这样的日子熬到5月才有所缓解,主要是因为北京防控降级了,单子陆陆续续多了起来,我也勉强松了一口气。要不然我交着房租、还着房贷,再怎么节省也只是杯水车薪罢了。

  同时,我也关注着北京的楼市,就跟盯股市K线一样,稍有动荡便格外不安。好在北京房价虽不能说大涨,但小涨是有的,我算是暂时把心放回了肚子里。基金在见底之后,最近也逐渐回升了,略有盈利。

  但是没想到的是,6月11日,北京又出现本土病例了,我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。不过,可能是之前经历了惨淡的二三月,所以这次我的心情已经很平静了,该上班就上班,该休息就休息,还能怎么办,开源节流呗。

  总之,最艰难的那段时间,总算是过去了……

  上海·二百多万的老破小

  01

  市区内的老破小永远不缺人买,因为总会有我这样想住在城市中心的人。

  想着我都快30岁了,还在拿着每月七八千块钱的死工资,连个自己的窝都没有,我就很惆怅。现在上海的会计挺多的,像我这样的平庸的,出头太难了。

  前两年我甚至考虑过买公寓,因为价格便宜,而且交通也方便。后来问了专业人士才知道,公寓税费高、没学位、公摊大都不算问题,最大的问题是商住政策出台后,公寓的房价就一直在跌跌不休。

  我工作几年其实也没攒多少钱,毕竟拿的是死工资,而且也不高。最后还是靠着爸妈赞助的50万,再加上自己的积蓄,勉强凑了个100万的首付款,这才有了在上海上车的机会。

  这100万来得不容易,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是奔着中环那些老破小去的。

  3月开始复工,我就戴着口罩,跟着中介,开始走街串巷看房子。期间我有个小姐妹也买了房,但她遇到了一件特别奇葩的事,房东老婆怀了二胎,合同都拟好了,房东突然来一句:“我们孩子得落户到这房子下边。”

  在中介的劝解下,房东打消了这个念头,但就让人很不舒服。

  所以我对房子的要求也很直接,老破小,但是产调得做好。内环的老破小,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毕竟我的首付款明显不够,所以只能在中环找。

  最后看上的是个1985年的一居室,在普陀区。因为是一楼,墙壁都微微有些发霉了,但光线不错,户型也还可以,我进去的时候没感觉到特别潮。小区的环境也还可以,绿化做得挺好,综合比起来还算是满意。

  

  同小区的成交价基本都在5万/㎡左右,虽然我觉得有点儿高,但考虑到上海的房价就是这么魔幻,也就勉强将就了。

  回家跟爸妈协商了一下,他们觉得可以买这套房子,主要是离我工作单位不太远,早上挤地铁过去差不多半小时。另外小区管理得还行,去周围的商场、超市也都方便。

 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小区的房租水平可以,一居室的房租在4000出头。以后就算我不住,租出去也能作为稳定的进项。

  经过全家商议,我们定下来就买这套房子。

  02

  其实我议价能力不太行,就是比照着网上的成交价在心里约摸着估了个数,觉得只要中介能帮我谈到这个数,我就能接受。

  3月的上海还是挺冷的,冷风吹得我脸红。

  

  房东是个五十多岁的阿姨,看上去精明得不行,身边还跟着她儿子,估计是想拉儿子做个参谋。但事实证明,真到了谈判的时候,还是阿姨和中介的战场。阿姨觉得老小区没电梯,一楼的价格不应该便宜,价位没得商量。

  她挂的是5.3万/㎡,算下来差不多要223万,我觉得超预算了。要是按照这个价位,我就不想买一楼了,毕竟上海的一楼太潮湿了,夏天多蚊虫,我年轻也不怕多爬两层楼梯,去住采光更好的中楼层难道不香吗?

  靠着中介砍价,阿姨还是松了口,最后价格敲定在210万,差不多在我的心理价位了。所以我也就不坚持了,迅速签了合同。

  老破小有一个最大的问题,就是银行给的估值低,自己准备的首付比例、周转资金肯定得多一点儿,要不然中途可能周转不开。而且这房子太老了,我估计简单做一下改造也得花四五万块钱。

  疫情期间,银行贷款下来得倒是很快,各种手续操作下来,一两个月就搞定了。

  我本想直接找装修队开工,起码先把防虫和防潮搞好。但由于疫情的缘故,4月底装修队还是进不去小区。等到装修队允许进小区了,我的工作又突然忙了起来,只得趁这段时间先把房间打扫打扫,该扔的扔了,该换的换了,这样后面就能省点儿时间。

  毕竟,我租的房子差不多是9月到期,留给我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  不过看看口袋里的钱,我觉得还是一切从简比较好。

  深圳·为了孩子上了车

  01

  2010年我就来深圳了,文员、运营也都干过,2015年入职了一个70多人的中小型企业当人事,每天忙得脚不离地的。

  深圳房价还不高的时候,我和老公就在布吉买了房。那时候工资不高,考虑到自己的还款压力,就买的小二居,小到房间几乎只能摆张床和小衣柜。

  周边的人都说布吉的房子不好,环境太乱,其实我住着没太大感觉。唯一让我不太高兴的是,布吉的房价真的不行,深圳房价都在涨的时候,它竟然在往下跌。

  尤其是去年孩子出生了,原先的房子就不够住了。于是我跟老公商量,为了孩子也得把这套老破小卖了,换个大点儿的、学区好点儿的房子。

  在龙岗、罗湖、福田都有不少刚需上车的房子,环境、学区都还可以。正巧有个同事也准备看房,我们就一块去看。但看了没几次我就受不住了,那位大哥专门挑南山、宝安的房子看,迷恋前海经济圈,跟我们夫妻的想法差距太大,没法儿走到一起去。

  那段时间其实白白荒废了,两家都耽误了,房子也没看好。

  看了几次之后,我就假装身体不舒服,拒绝和同事一起去看房。

  02

  本来我是打算在春节期间把房子定下来的。没想到疫情来了,各小区都不让进了,更不要说看房了。那段时间深圳的房价一直在往上涨,我们却只能闭门不出,每天孩子哭起来我都觉得头快炸了。

  好不容易熬到3月,终于能出门了,我就只有一个想法——买房。

  由于上涨,看房时不少房东都把自己那套老破小当宝藏,有三四次我们双方都讲好了,结果房东第二天就说不卖了。我也不怎么和对方纠缠,因为纠缠也没有用,还是继续看房更重要。

  我就不信,我揣着钱,还买不到房?

  

  4月中旬,之前反悔过的一个房东又通过中介找到我,说他愿意卖房了,我当时真不想理他,但最后还是咽下了这口气,继续跟房东议价。

  房子在福田区,其实学区很一般,但顶尖的那种我买不起,只能往次一等的考虑。深圳公寓多,这套房子是70年产权的,而且房子使用面积差不多有70多平,无论学区政策怎么变,我都不算吃亏。

  正是考虑到这层因素,所以我最后还是下手买了这套房子。

  03

  一回生二回熟,毕竟是以前就看过的房子,基本情况我了解得很清楚,所以议价空间还行,而且满五的房子税费也不是很高,最后杂七杂八的费用加起来差不多490万,勉强在接受的范围内。

  户型我也挺满意的,小三房,还有个阳台,通风比以前的房子强很多。我真的要给那些买老破小的人提个醒,一定要注意通风问题,很多老房子没装换气系统,一到夏天又潮又闷。

  买了这套房子以后,我和老公身后跟了一屁股的债,估计未来几年身上的担子都会很重。不过孩子还小,暂时也不太需要报辅导班,家里没有其他吃钱的大项目,经济上应该还吃得消。

  另外说一嘴,我那个同事,现在还在看房。不过因为最近半年深圳房价上涨,他原本准备买房的钱不够了。有一回他在员工群里感慨:“现在500多万都不配在宝安、南山上车了么?”一堆同事在那里安慰他,我却只觉得有点无语。

  光盯着南山、宝安的高端楼盘,你也得有那个实力啊!

提示声明:1、文内所含的所有设计效果图仅供参考,规划/外形/数据最终以实际或政府批文为准;2、本站部分资讯内容可能转载自互联网或其他媒体,转载的资讯信息并不代表本站立场或观点,同时本站亦不对其内容的来源作进一步追溯。本站对转载资讯的作者及媒体表示感谢,如转载的资讯内容侵犯了来源媒体的利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相关文章推荐